国产Model 3再降价,全球扫矿的供应链企业会成为最后赢家吗?

国产Model 3再降价,全球扫矿的供应链企业会成为最后赢家吗?
原标题:国产Model 3再降价,全球扫矿的供应链企业会成为最后赢家吗? 文 | AI财经社 王动 编辑 |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斯拉国产Model 3价格要降到25万元以内?听到这个消息的特斯拉粉丝恐怕要偷着乐了,不枉车展跑去特斯拉人潮拥挤的展台逛一波。 来自特斯拉官方消息,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车型补贴后价格将由27.15万元下调至24.99万元,国产Model 3长续航后轮驱动版售价由34.405万元下调至30.99万元。 在宁德时代成为特斯拉中国供应商后,特斯拉国产车型年内降价并不意外。事实上,5月已经降了一次,而从车展期间传出的小花絮也能探知一二。 比如,无论是声量还是体量,特斯拉的展台规模和布置都过于简单,较之豪华车们精致优雅的展台太过粗糙,特斯拉方面对此回应称不搞“花里胡哨”。那么省下来的钱,当然要花到刀刃上了。 不过这只是省小钱,面对今年全球50万辆的目标,特斯拉要做的是大规模降低成本,为此除了选择更加便宜的电池供应商,CEO埃隆·马斯克还启动了大手笔的镍锂原材料扫矿计划。 这其中包括,绯闻对象加拿大矿业公司Giga Metals,马斯克曾在二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特斯拉将与符合“高效且大规模”要求的镍矿厂商合作,以满足超级工厂的生产需求。报道称,特斯拉计划向Giga Metals购入大量低碳镍金属。 锂材料方面,在不久前的特斯拉“电池日”上,马斯克亲口承认特斯拉已经获得美国内华达州一处占地1万英亩以上的锂矿开采权。 不过之前说过“美国锂矿可以将美国所有车辆都变成电动车”的马斯克,还是把手伸到了美利坚之外。据外媒最新消息,特斯拉与澳大利亚锂矿公司Piedmont Lithium签署了为期5年的协议。根据协议,特斯拉将获得该公司计划年产能16万吨高纯度锂矿石中的约三分之一。 马斯克开始扫矿是这一两年的事,而动力电池链条上的厂商全球扫矿时代早就开始了,背后则是这些年新能源汽车从零到百万辆规模的崛起。但不是谁都能收获好运气,好运气也不是一直都在。 01 全球“扫矿热”:有钱才能玩得起 全球买矿的玩家,主要是动力电池厂商、原材料供应商和汽车主机厂。目前来看,各细分领域头部企业基本都有自己的矿。 以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为例,电池“新王”在锂、镍等材料方面买得很全面。根据NE时代报道,宁德时代2018年即通过加拿大时代持有北美锂业North American Lithium lnc.(NAL )43.59%的股权。2019年9月,宁德时代又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时代认购澳大利亚锂矿企业Pilbara Minerals公司1.83亿普通股,占总股本的8.5%。 镍资源开拓也是多点开花。2018 年4月,宁德时代也是通过加拿大时代投资1500万加元,参股北美镍业North American Nickel Inc,持股25.38%。同时,宁德时代通过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与格林美、青山钢铁等在印度尼西亚布局了年产5万吨的镍材料生产合资协议。 今年8月,宁德时代又宣布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50%。折算下来,差不多是200亿元。 相较于动力电池厂商是后来往上游走,原材料厂商才是真正的矿源早期买主。比如,天齐锂业在2012年即借助母公司天齐集团,收购了当时全球最大的锂辉石生产商泰利森,此举令天齐锂全球市场份额由零上升至13%,并跻身具有完善产业链的综合性跨国锂业集团。 此后数年间,天齐锂业以或入股或收购方式,先后将海内外数家锂材料公司纳入版图,并在2018年斥资269亿元收购智利最大锂矿SQM公司23.77%股权。由此,在全球“三卤一矿”的锂资源供应格局中,天齐锂业占了一半,可谓风头无二。 锂业另一家巨头赣锋锂业,也是从2014年起就四处收购,除了中国本土,赣锋锂业还在阿根廷、澳大利亚、爱尔兰等地购入多处锂矿资源。2019年7月,赣锋锂业又通过子公司,以自有资金756.36万英镑入股Bacanora公司,并获得该公司旗下位于墨西哥锂黏土Sonora项目部分股权——这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锂资源项目之一。 洛阳钼业也是买矿大户。除了此前主营的钨钼、铜金业务外,新能源汽车火起来后,2016年洛阳钼业累计以约38亿美元收购了刚果(金)Tenke Fungurume铜钴矿80%的权益,一跃成为世界第二钴生产商。 服装行业起家的杉杉股份、绿色电网建设起家的青岛中程都拥有海外自己的矿产资源。此外还有一个“隐形富豪”——比亚迪。据公开报道,比亚迪早在2010年就斥资2亿元买下西藏矿业旗下锂矿资源。近年来也是布局不断,坊间传言比亚迪投资了很多矿产资源,今年针对投资者问,比亚迪回应称公司已有锂矿资源布局,但并未透露具体情况。 无论是动力电池商还是主机厂,全球“扫矿”的初心无不是提升规模效应,从而降低生产成本,简言之,为了节省原材料成本。比如,正极材料成本在动力锂电池中占比25%至30%。这也意味着,谁手握上游资源,谁就将握有“议价权”。 不过全球扫矿也不是谁都能干,前提还是要有钱。从上述企业的“买买买”来看,尤其是近几年,动辄就是百亿规模的投资金额,小玩家根本玩不起。 02 投资有风险:可能一夜暴富,也可能一夜返贫 商业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亲疏,砸锅卖铁也要挤进来分杯羹,企业们看中的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巨大利益。 这一方面取决于中国政府补贴推动的商业利益。以2015年作为分水岭,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不仅跨过了10万辆大关,更翻了足足4倍,此后便奔着百万辆规模狂飙,并多次在传统燃油车低迷的态势下实现高增长。 另一方面则是特斯拉效应。2018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通过让利换市场后,马上翻身,销量飙升,特斯拉落厂上海并建立中国供应链,更是带动了上下游产业链进入疯狂时代。 上述两种情形都造就了不少明星企业。比如宁德时代,2017年打败松下首次夺得全球动力电池销冠,并在这个位置上保持了连续三年不败的成绩。在成为特斯拉电池供应商后,宁德时代今年以来市值一直飙升,至9月30日收盘高达4873.26亿元,较之其2018年登陆创业板时发行价的8倍还多。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也造就了新的汽车富豪。根据最新的福布斯中国汽车富豪榜,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以158亿美元的身家超过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首登头把交椅。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曾毓群,宁德时代还有三名成员也上了该富豪榜。 再以天齐锂业为例,该公司市值上市之初仅为40亿元,在中国新能源汽车飙升的数年间,其市值最高时一度达800亿元,翻了20倍。 不过正如特斯拉的股价和市值,好运气也是瞬息万变,而运气好坏取决于政策变化和技术路线的变化。实际上,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的这些企业无不在这两条指导方针下或赚得盆满钵满,或赔得精光。 以政策层面来看,自2017年国内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后,整个产业链上的企业都受到了影响,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这样此前风生水起的电池巨头,自2017年起业绩也在下滑。宁德时代多次在财报中表示,如果补贴政策退坡超过预期或相关产业政策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可能会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中汽中心动力电池产业发展研究室的跟踪统计,实际上自2016年起,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配套企业数量每年都在下降。另据公开数据,2016年新能源汽车配套动力电池企业数量约为150家,近三年数量减少了一半。电芯装机企业,则由2016年的148家下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63家。 相较于押宝政策有投机意味,押宝技术路线则可能更为惨烈。单从电池层面来说,目前的主流技术路线分为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这两大方向,其中以2016年作为分界线,此前磷酸铁锂为主要路线,此后三元锂电池上位。 由此导致的局面是,2017年以磷酸铁锂为主要路线的动力电池厂商业绩全线下滑。曾凭借磷酸铁锂电池一度跻身国内三大电池商的国轩高科,自2017年起连续三年业绩暗淡,便是吃了市场技术路线风向转变的亏。 今年下半年,磷酸铁锂电池又成“香饽饽”后,开始为大众汽车供货的国轩高科马上满血复活。这就是技术导向的力量。 同样,自从动力电池“高镍低钴”、特斯拉跟着宣布“无钴”电池以来,钴、锂市场变化体现明显。特别是在不久前的“电池日”上,马斯克一句“最大限度地利用镍,把钴减少到零”,就在镍、钴、锂材料市场掀起了滔天巨浪。 以股市走势来看,马斯克放话当天,金属镍板块齐齐大涨,其中青岛中程涨幅高达20%,该公司在印尼投资了两处镍矿。涨幅超过10%的还有易成新能、华控赛格等镍概念股。钴板块则呈下跌态势,洛阳钼业、华友钴业股价均有下跌,但因其主业并不止于钴材料,才得以“逃过一劫”。 如果按照电池技术路线走,动力电池的下一阶段是固态电池和锂硫电池等全新的领域。这意味着,在某一阶段的押宝只能赢在某一个当下,而无法一劳永逸。 不过对于“矿主”们来说,眼下这一关或许是最难的时刻。特别是锂镍原材料供应商们,当下都处于资金承重的状态。是否能挺过黎明前的黑暗,决定着过去数年百亿“买买买”是否能变现。比如,此前举债购买SQM公司的天齐锂业,现在市值只剩下不到300亿元,麻烦缠身的它是否会有国轩高科一样的好运气呢? 显然,前期“买买买”容易,最后的赢家可不好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